• 嗨财网提醒您:投资有风险,理财需谨慎!

【贷款集中度近红线 证监会51问广州银行】理财资讯-嗨财网

本报记者 秦玉芳 广州报道证监会官网11月27日披露《关于广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以下简称“《反馈意见》”),要求该行在30日内对股东股权、关联交易、不良资产处置等51项问询内容进行回复。《反馈意见》显示,广州银行房地产行业公司贷款规模逐年上升,截至2019年末占公司贷款总规模25.61%。与此同时,该行投向房地产行业不良压力也在加剧,截至去年底房地产行业不良贷款余额达3.16亿元。定增情况引监管关注股东股权及关联交易问题,依然是银行IPO审核关注的重点之一。《反馈意见》要...

【贷款集中度近红线 证监会51问广州银行】理财资讯-嗨财网

本报记者 秦玉芳 广州报道

证监会官网11月27日披露《关于广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以下简称“《反馈意见》”),要求该行在30日内对股东股权、关联交易、不良资产处置等51项问询内容进行回复。

《反馈意见》显示,广州银行房地产行业公司贷款规模逐年上升,截至2019年末占公司贷款总规模25.61%。与此同时,该行投向房地产行业不良压力也在加剧,截至去年底房地产行业不良贷款余额达3.16亿元。

定增情况引监管关注

股东股权及关联交易问题,依然是银行IPO审核关注的重点之一。《反馈意见》要求广州银行说明并补充披露历次增资和股权转让等变动事项的价格、定价依据及其公允性,股东增资款或股权转让款是否实际支付及资金来源,是否为增资方或受让方自有资金。

证监会还重点关注了广州银行IPO申请之前进行的定增。《反馈意见》要求说明发行人定向增发的原因,广州广永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永国资”)、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金控”)和南方电网等6家企业的基本情况,定增对象的选择依据,定增前后发行人主要股东持有发行人的股权变化情况。

此前,广州银行股权一直过度集中。截至2017年末,该行最大股东广州金控及其全资子公司广永国资合计所持股权占比就接近78%。

某券商投行业务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根据监管相关规定,拟上市企业的股东结构不能太过分散或集中,尤其是主要股东结构。“如果太过分散容易导致企业出现无实际控制人的情况;但股权太过集中,难以满足IPO监管中至少要向市场释放25%股权的要求。前两大股东持股占比就已经超过75%,显然不符合IPO的监管要求。”

2017年开始,广州银行进行了系列股权优化举措,并于2018年通过定增募股引进包括南方电网、中国航发西安航空发动机有限公司、广州开发区投资集团、广东省出版集团、上海城投、广东新华发行集团等6家战略股东。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4月末,广州银行前五大股东合计持股占比79.49%。

房地产贷款占公司贷款比25%

《反馈意见》还指出,发行人报告期(2017~2019年)各期末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分别为1694.11亿元、2398.50亿元和2945.30亿元,其中对房地产贷款占比最高约25%。要求该行在招股书补充披露对房地产业的贷款占比较高的原因、房地产业贷款质量是否下降等内容。

从贷款结构来看,广州银行贷款行业集中度高,房地产贷款占公司贷款比逾25%。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末,广州银行贷款客户主要所处行业为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及批发和零售业,分别占该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的25.61%、22.03%和16.71%,前三大行业贷款占该行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的64.34%,占全部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29.90%。

招股书还显示,2017、2018和2019年广州银行投向房地产业公司贷款和垫款余额分别为245.03亿元、316.99亿元和350.50亿元,占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2.88%、25.61%和25.61%,占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4.46%、13.22%和11.90%。

广州银行在招股书中指出,本行严格执行国家房地产业的有关政策,审慎开展房地产行业贷款业务,对房地产公司贷款进行严格管理,定期发布授信指引,并制定了具体业务管理办法、授信审查指引及业务准入标准,对房地产开发企业的贷款条件进行了约定。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房地产不良贷款有所上升。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广州银行投向房地产行业的公司贷款中,不良贷款余额达到3.16亿元,同比增长2.7亿元;不良贷款率0.9%,同比上升0.76个百分点。

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公司此前发布的信用评级报告也指出,广州银行房地产业贷款规模占比较高;在当前房地产企业资金链整体趋紧的背景下,2019年末该行房地产业贷款不良率有所上升。

去年核销不良贷款17.09亿元

不仅房地产行业投放贷款不良率上升,受外部环境影响,近年来广州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压力增大,不良资产的处置也成为证监会IPO审核的关注重点。此次广州银行IPO反馈意见的51项问询事项中,仅涉及不良贷款拨备、不良贷款核销和资产转让等不良业务相关的就有4项。

《反馈意见》还要求广州银行说明不良资产处置及核销的范围、依据、流程、审议程序及权限,相应的内部控制制度;转让不良资产的定价依据,转让交易情况;不良贷款拨备计提情况等。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广州银行不良贷款率1.19%,同比上升0.23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35.18亿元,同比增长14.56亿元。

广州银行在招股书中明确,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总额及不良贷款率较 2017 年末有所下降,主要因为该行综合运用核销、转让等方式处置不良贷款;截至 2019 年末,虽然该行通过核销的方式压降存量的不良贷款,但随着贷款规模增长及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广州银行 2019 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和不良贷款总额均有所上升,但不良贷款率低于上市银行的平均水平。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末,广州银行核销不良贷款金额分别为2.67亿元、0.99亿元和17.09亿元。

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公司在评级报告中分析认为,广州银行综合运用现金清收、损失核销、以物抵债等手段压降不良资产,2019年共处置不良贷款23.88亿元,其中通过自主清收收回不良贷款6.80亿元,核销资产减值准备17.09亿元,当年该行无不良贷款转让。

广州银行还在招股书中披露,疫情期间,本行公司贷款业务受较大影响的投向行业主要包括餐饮业、文化旅游业、批发和零售业、物流运输业和房地产租赁行业等,上述行业的部分客户生产经营和还款能力可能受到严重影响。此外,疫情对宏观经济带来下行压力,导致个人失业率上升、收入来源被切断,影响本行个人贷款、信用卡等客户还款能力。上述因素可能导致本行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增加,进而影响本行信贷和投资的资产质量及收益水平,并对本行业务发展、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最大10家贷款集中度近监管红线

证监会《反馈意见》还显示,广州银行最大10家客户贷款集中度较高,2017年还超过监管指标标准。证监会要求广州银行按业务类别,披露报告期内前十大客户的主要情况,说明超过相关监管指标标准的原因,是否受到监管处罚,是否说明内部控制存在缺陷。

同时,证监会还要求该行按业务类别,披露报告期内产生不良资产的前十大客户的主要情况,并结合产生不良贷款企业所处行业的具体情况、不良贷款企业及其相关企业相互担保等,说明公司对相关行业或企业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2018年、2019年末,广州银行最大10家客户贷款集中度分别为60.70%、45.80%、47.62%;单一最大客户贷款集中度分别为9.21%、6.61%、6.08%。

广州银行在招股书中指出,本行存在贷款客户较为集中的情形,尽管本行已注重加强控制单一客户最高信贷额度和主要信贷客户的总体授信规模,最大10家客户贷款集中度逐年下滑,但是若本行最大10家客户经营不善,其偿债能力随之下降,可能导致本行向其发放新贷款或续贷产生负面影响,并致使本行贷款质量下滑、不良贷款显著增长,对本行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编辑:朱紫云 校对:颜京宁)

文章发布时间与标签:

发布时间:2020-11-28 20:02:14
标签: | 银行 | 贷款 | 证监会 | 集中度 | 红线 | 广州 |

推荐的理财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