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财网提醒您:投资有风险,理财需谨慎!

【董事长夫人组团“朋友圈”入股 客户关联方潜伏!聚赛龙股份IPO:成长性成最大隐患】理财资讯-嗨财网

导读:行至IPO关键时间窗口的聚赛龙股份,在目前国内疫情防控得力的当下,其赖以获得2020年高增长的相关防疫产品收入与毛利皆出现大幅下滑之际,其业绩的成长性和持续性何以为继,这也成为了影响其此次IPO成败的关键。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作者:陈渝川@北京编辑:翟 睿 @北京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所带来的行业与经济影响,虽然让诸多企业的IPO之路更为艰难,但也让一小部分公司的上市行程获得助力而备添闯关胜算。即将在5月14日召开的深交所创业板2021年第26次上市委会议上...

【董事长夫人组团“朋友圈”入股 客户关联方潜伏!聚赛龙股份IPO:成长性成最大隐患】理财资讯-嗨财网

导读:行至IPO关键时间窗口的聚赛龙股份,在目前国内疫情防控得力的当下,其赖以获得2020年高增长的相关防疫产品收入与毛利皆出现大幅下滑之际,其业绩的成长性和持续性何以为继,这也成为了影响其此次IPO成败的关键。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陈渝川@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所带来的行业与经济影响,虽然让诸多企业的IPO之路更为艰难,但也让一小部分公司的上市行程获得助力而备添闯关胜算。

即将在5月14日召开的深交所创业板2021年第26次上市委会议上受审的广州市聚赛龙工程塑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聚赛龙股份”)便是疫情影响下的“受益者”。

聚赛龙股份,这家专业从事改性塑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包括改性通用塑料、改性工程塑料、改性特种工程塑料及其他高分子材料等产品。在2021年9月正式向深交所递交IPO申请之后,仅仅经过两轮问询,便行至创业板上市委的关卡之前。

公开资料显示,此次聚赛龙股份IPO计划发行不超过1195.2万股拟募集3.6亿元投向华东、华南两大生产基地的二期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聚赛龙股份此次IPO的顺利推进,与其在报告期内看似较为优异的业绩表现不无关系。

据聚赛龙股份招股书(申报稿)披露的财务信息显示,在2018年至2020年三年中,其扣非净利润实现了三级跳式的增长,从2384.95万到4244.80万又一举增至7493.72万元。

这不是聚赛龙股份第一次试图染指国内资本市场。

早在2015年,其便启动了新三板挂牌计划并于2016年10月11日成功跻身公众公司行列,但仅仅半年多时间,聚赛龙股份便决定终止其首次资本市场之旅——从新三板摘牌,2017年7月26日,聚赛龙股份正式终止了其在股转中心的交易。

“聚赛龙股份在股转中心上市后,交易非常惨淡,加之业绩一直不振,未达到其新三板上市的预期。”一位接近于聚赛龙股份的中介机构人士告诉叩叩财讯,从新三板摘牌后的聚赛龙股份便开始将目光瞄向A股IPO。

从2017年7月终止新三板挂牌开始绸缪A股IPO,聚赛龙股份实际上足足用了两年时间才开始正式启动其IPO的计划。

2019年6月27日,聚赛龙股份在广东证监局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长城证券为其辅导机构,也由此正式拉开了其上市的序幕。

“业绩是困扰聚赛龙股份IPO最大的问题,按照2019年前创业板对拟上市企业的业绩要求,聚赛龙股份是完全达不到审核条件的。”上述中介机构人士透露,幸运的是,2020年,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的推行和一场疫情爆发所带来的行业契机,为聚赛龙股份的创业板上市带来了希望。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可能萧何。

行至IPO关口的聚赛龙股份,在目前国内疫情防控得力的当下,其赖以获得2020年高增长的相关防疫产品收入与毛利皆出现大幅下滑之际,其业绩的成长性和持续性何以为继,这也成为了影响其此次IPO成败的关键。

除此之外,其在从新三板摘牌后的2017年9月和2018年3月曾分两批引入的机构股东——横琴聚合盈咨询管理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横琴聚合盈”)也充满争议。

在横琴聚合盈这家被视为聚赛龙股份员工持股平台的机构中,实际上,大部分股份并非由聚赛龙股份员工所持有,近八成的投资份额皆掌握在与聚赛龙股份实际业务无关,实为其董事、高管的亲朋好友手中,可以说,如果聚赛龙股份此次IPO一旦成功,横琴聚合盈便将成为聚赛龙股份亲友团们分享上市资本饕餮盛宴的平台。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横琴聚合盈中持股比例排名前五的自然人中,还有两位与聚赛龙股份的重要客户勾连颇深,二人在2018年3月前后皆以百万级别的出资通过横琴聚合盈入股聚赛龙股份,等待着其IPO上市后的收割。

1)董事长夫人的亲友团及“敏感人”潜伏

聚赛龙股份可谓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

成立于1998年的聚赛龙股份,虽然最初由从化市龙潭电器厂与从化市龙潭经济发展总公司以货币资金出资设立。但在几易股权之后,到2015年,自然人郝源增、任萍、郝建鑫成为了其全资所有人。

郝源增便是如今聚赛龙股份控股股东兼董事长,而任萍则为郝源增之妻,郝建鑫即为郝源增、任萍二人之子。

2015年12月,筹划新三板挂牌的聚赛龙股份进行了新一轮增资,两大员工持股平台横琴聚赛龙、横琴聚宝龙以及自然人吴若思共以 1647 万元认购聚赛龙股份新增注册资本 270.5792 万元。

吴若思不是别人,正是郝建鑫之妻。

至此,郝源增一家四口便在聚赛龙股份中全体露面,在其此次IPO过程中,郝源增、任萍、郝建鑫、吴若思四人也被认定为聚赛龙股份实际控制人,四人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合计控制公司2470.58万股股份,即68.96%的表决权。

在聚赛龙股份中,郝源增出任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任萍出任副董事长,其子郝建鑫则担当总经理一职,而吴若思则出任副总经理兼董秘,四人合计控制公司 2,470.58 万股股份,即 68.96%的表决权。

如果聚赛龙股份此次IPO功成,除了郝源增家族将走上人生财富巅峰外,聚赛龙股份中数位高管董事的亲朋好友也将迎来“一人成仙,鸡犬升天”的高光时刻。

2017年9月,从新三板摘牌后,聚赛龙股份开始筹谋其IPO上市大业。在此时,横琴聚合盈以第三家员工持股平台的身份开始登场。

2017年9月和2018年3月,横琴聚合盈先后两次对聚赛龙股份进行增资,以10.81元/股共获得聚赛龙股份234.7万股,占聚赛龙股份此次IPO发行前总股本的6.55%,成为了聚赛龙股份的第三大股东,仅次于郝源增、任萍夫妇。

虽然都号称为员工持股平台,但实际上横琴聚合盈与横琴聚赛龙、横琴聚宝龙截然不同,横琴聚合盈在一定程度上,更适合被称为是聚赛龙股份高管“朋友圈”的持股平台。

据横琴聚合盈合伙人持股信息显示,横琴聚合盈的合伙人共 50 名,均为自然人合伙人,其中32人为聚赛龙股份的员工或前员工,另外18人则是与聚赛龙股份非员工者,32位聚赛龙股份的员工仅仅持有横琴聚合盈共计约23.27%的股份,而剩余的76.73%的份额则被这18名非聚赛龙股份的自然人所瓜分。

这18名看似与聚赛龙股份并无瓜葛的横琴聚合盈持有人,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的身份——皆为聚赛龙股份高管董事的亲朋好友。其中持有出资比例最高的自然人吴子彬为某涂料公司的销售总监,其被聚赛龙股份总经理郝建鑫认领为朋友,而作为聚赛龙股份董事长夫人兼副董事长的任萍,则安排了一众亲朋好友通过横琴聚合盈来分享聚赛龙股份上市所带来的的饕餮盛宴,其中不仅有任萍的两位妹妹和一位侄女等亲属,更还有其他9位来自社会各界的好友。

如果说任萍和郝建鑫的这些亲朋好友的入股还可以以“看好公司发展前景”为由而一并解释的话,那么聚赛龙股份中另一位高管的好友入股,则就显得颇为敏感了。

在2018年3月的增资中,聚赛龙股份副总经理刘文志的两位所谓的朋友也成功通过横琴聚合盈参股聚赛龙股份。其中一名为徐珍的自然人以200万元的资金获得横琴聚合盈7.84%的出资比例,成为了仅次于吴子彬的第二大股东,另一位自然人徐美菊则以150万的代价成为了横琴聚合盈第四大股东,持有其5.88%的出资比例。

但无论是徐珍还是徐美菊,他们除了明面上为刘文志的朋友外,其二人还有另外两个特殊身份——皆为聚赛龙股份重要客户的关联人。

公开资料显示,徐珍为杭州华东家禽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业务经理,但其更为隐秘的身份则是杭州宏欣包装有限公司(下称“宏欣包装”)实控人王建洪之子配偶的母亲。

宏欣包装即为聚赛龙股份重要客户之一。

据聚赛龙股份申报材料显示,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其对宏欣包装销售金额分别为 1,306.62 万元、1,901.39 万元、2,224.25 万元,其中,2019年位居聚赛龙股份前五大客户第五位,三年间,对宏欣包装的销售复合增长率更是达到30.47%。

可以类比的是,在2017-2019 年,聚赛龙股份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为 22.18%,其向第一大客户——美的集团销售金额的复合增长率也仅为 21.71%;也就是说,在报告期内,聚赛龙股份对宏欣包装显著高于其同期营业收入增速及向美的集团销售增速。

同样,徐美菊也是聚赛龙股份重要客户的关联人。

工商资料显示,徐美菊公开身份为广东科尔技术发展有限公司行政经理,同时也是科尔技术总经理张勇帆之妻。

科尔技术亦为赛龙股份客户之一。

重要客户的紧密关联人悄然通过员工持股平台入股,这背后是否有何隐秘的安排抑或是利益输送?这不得不令人生疑。

2)“疫情”加持出来的成长性

就聚赛龙股份近三年的业绩表现而言,表面上看,可谓成长强劲。

据聚赛龙股份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8年至2020年间,其营收分别为8.68亿、9.99亿和11,.08亿,对应录得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384.15万元、4752.61万元及7697.58万元。

然而,无论是深交所的连续两轮问询还是创业板上市审核中心意见中,有关其成长性和盈利的持续性问题皆被一再反复追问。

“聚赛龙股份的盈利能力一直是其发展的短板,近7、8年来,其业绩一直很长一段时间都在2000万左右徘徊波动而未有突破,直到2019年,即其启动上市辅导程序当年突然业绩暴增至4000万元级别,但这种暴增是如何得来的,能否持续,则需要打下一个大大的问号。”上述接近聚赛龙股份的中介机构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早前曾有某投资机构增资入股聚赛龙股份,并签下了并不算高的业绩对赌协议,然而聚赛龙股份却差一点未能完成业绩对赌。

从叩叩财讯获得的一份有关材料也证实了上市中介机构人士的相关说法。

2016年4月,赛富合银以500万元认购聚赛龙股份71.40万元增发股份,同时与聚赛龙股份签下对赌协议,按照协议安排,聚赛龙股份需在2016年当年净利润不低于2645万元或2017年净利润不低于 3042 万元。

2016年,聚赛龙股份以2675万元的净利润涉险过关,但2017年,其净利润仅2238.26万元,不仅与3042万元的承诺利润相差甚远,甚至同比2016年还下滑了超过16%。

从2014年净利润仅为1941万元,至2018年的2784.15万净利润,经过多年在2000万利润左右徘徊后,2019年,聚赛龙股份扣非净利润终于暴增近5000万元级别。而扣非净利润超过5000万,在近几年来一直被视为创业板IPO的审核“红线”。

2020年,聚赛龙股份以扣非净利润继续同比增长近60%至7697.58万元,这似乎为其此次IPO的成行更添筹码。

但这一次利润大幅上涨的背后,却反而将其业绩成长性和持续性的争议放大。

正如本文开篇所言,2020年疫情的突发,成为了聚赛龙股份业绩继续爆发的关键。

作为一家从事改性塑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在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之后,聚赛龙股份依托公司的技术储备和产线设备,迅速开发了口罩用改性 PP 系列产品—低气味高熔指 PP(俗称“熔喷料”),并于 2020 年一季度投产和批量供货,全力保障相关防疫物资原料的生产和供应。

受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影响,聚赛龙股份改性PP 系列产品熔喷料需求快速增加,其中2020年熔喷料相关产品实现收入8762.85万元,毛利率达到 45.94%。也由此带动 2020 年改性塑料业务实现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和 7697.58 万元,较 2019 年增长 13.76%和 61.97%。

不过,若剔除熔喷料业务的影响, 聚赛龙股份2020 年主营改性塑料业务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 9.45 亿元和5206.34万元,增长率仅分别为4.11%和9.55%。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熔喷料市场需求减少,从2020 年三季度开始,聚赛龙股份熔喷料相关产品收入和毛利率出现下滑。

“因此,未来随着新冠疫情得到进一步控制,公司熔喷料相关产品的收入存在大幅下降的风险,若公司不能进一步拓展市场,在家电、汽车等领域提升市场占有率,则熔喷料相关产品的收入下滑将对公司的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在聚赛龙股份招股书(申报稿)中,也如此担忧地指出。

“如果没有2020年的疫情,聚赛龙股份2020年的净利润才仅仅5000万出头,这一业绩在2018年或2019年时,如果申请创业板IPO,是很难通过监管层的审核通过的,更大可能则是在上会前便被劝退。”北京一家大型券商的资深保荐代表人表示,“成长性是一个企业上市发展的关键,深交所多次在问询函中追问聚赛龙股份的成长性和持续性的问题,也可以看出监管层对其相关发展的担忧。”

从新三板上市再到冲击创业板IPO,六年来的资本化之路,聚赛龙股份能否在不久之后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如若成功获得IPO审核通过,其又将如何向市场证明其成长性和持续性呢?没有“疫情”的“投机”之下,其之后是继续归于前面数年的平淡,还是能以上市为契机脱胎换骨铺展蓝图?答案终会一一揭晓。

(完)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叩叩财讯。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文章发布时间与标签:

发布时间:2021-05-12 06:30:48
标签: | 董事长 | 客户 | 股份 | IPO | 入股 | 组团 | 关联方 | 隐患 | 成长性 | 潜伏 | 朋友圈 | 夫人 | 赛龙 |

推荐的理财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