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财网提醒您:投资有风险,理财需谨慎!

【宁夏远高集团债券违约波澜:实控人“消失” 主承销商将申请查封增信资产】理财资讯-嗨财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 银川市金凤区丰庆西路15号,一些枯黄杂草覆盖着积雪,让宁夏远高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远高集团”)大门口看上去有些萧索。11月26日,许朗来到这里,期待这次“讨债”能够顺利。三天前,远高集团旗下债券“18远高01”发生实质性违约。据悉,“18远高01”发行规模为1亿元,发行日为2018年11月20日,实际兑付日为2020年11月23日。评级机构为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国际”),主承销商为华西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西证券”)。许朗是“18远高01”的持...

【宁夏远高集团债券违约波澜:实控人“消失” 主承销商将申请查封增信资产】理财资讯-嗨财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 银川市金凤区丰庆西路15号,一些枯黄杂草覆盖着积雪,让宁夏远高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远高集团”)大门口看上去有些萧索。

11月26日,许朗来到这里,期待这次“讨债”能够顺利。

三天前,远高集团旗下债券“18远高01”发生实质性违约。据悉,“18远高01”发行规模为1亿元,发行日为2018年11月20日,实际兑付日为2020年11月23日。评级机构为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国际”),主承销商为华西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西证券”)。

许朗是“18远高01”的持有人。许朗对记者表示,违约后,一直无法与远高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高红明取得联系。截止到11月27日,远高集团仍也无明确的偿债方案。

违约后,主承销商也向许朗表示,高红明失去“联系”。经济观察报记者多方了解,主承销商华西证券也苦于远高集团实控人自违约后一直未现身,并且无法与之取得联系,尚未及时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

同时,不断有“18远高01”的持有人去往银川市与主承销商华西证券与发行人远高集团沟通。11月27日,许朗对记者表示,违约后一直是远高集团主管经营生产的副总经理张玉军出面与主承销商与投资人见面沟通。

除了“18远高01”外,远高集团存续债券仍有3只,分别为“19远高02”、“19远高01”、“16宁远高”,共计10.3亿元。对于债务问题,11月下旬,据投资人回忆,张玉军在沟通时表示,目前在协调土地抵押的手续,增加银行授信;另外也会有其他经营款项进账。争取先兑付部分债券。但部分私募机构人士对此并不信服。

值得注意的是,“18远高01”的增信措施为,远高集团实际控制人高红明与股东郝凤仙为本次债券到期兑付的本息承担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及闻喜县炬鑫矿业有限公司以及合法拥有的铁矿采矿权提供抵押担保。

华西证券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及时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如果远高集团偿债方案仍然不明确,将采取法律手段对“18远高01”增信的资产进行查封。

曾称“可正常兑付”实控人“消失”?

上述华西证券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该公司已经有2名工作人员进驻位于银川市的远高集团了解情况。、

据该人士对记者表示,其自始自终无法与远高集团实际控制人高红明取得联系。违约前一周曾联系到高红明的儿子高远,其称因为实际控制人母亲病危,在老家太原的医院的ICU里面。华西证券相关领导曾带队过去太原见面,在太原呆了2-3天,却也一直没有见到他们。

截至11月24日,华西证券工作人员到了公司,高红明仍未“现身”。

上述私募机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违约后也一直与实际控制高红明联系沟通,但是一直无法取得联系。该人士称,目前其已经报警。

上述华西证券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11月24日是远高集团副总经理张玉军出来进行接待。但张玉军表示,公司的财务、转账方面都是高红明父子在负责,具体他们的去向,其也不清楚。“违约之前给投资人透露一直说帐上有钱,然后突然变脸,央企退股,实际控制人失联。目前为止,高红明都没出面。”另一位私募机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许朗对记者也表示,2020年10月份曾给高远致电询问关于“18远高01”兑付安排,高远回复表示:“可以兑付”。

另外,11月9日,远高集团公告表示,“16宁远高”、“18远高01”、“19远高01”以及“19远高02”自2020年11月13日起进行交易方式调整,暂停竞价系统交易,仅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固定收益证券综合电子平台上采取报价、询价和协议交易方式进行交易。

对于存续债券停牌,据上述私募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11月10日主承销华西证券回复:“经营情况跟以前一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停牌主要因为价格波动太大。”

据悉,9月份以来,“16宁远高”在二级市场发生暴跌。截至目前,“16宁远高”报价仅76.990元/张。

11月24日,上述华西证券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关于远高集团违约的具体原因,目前仍然在调查中。

11月26日,许朗了解到,11月份,高远曾向主承销商透露目前账上有5000万现金,但不够全额兑付“18远高01”。考虑到明年陆续到期的债务规模较大,资金压力非常大。

据记者了解,远高集团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集风电设备、重钢网架的制作、钢结构设计和房屋施工,铜矿开采及加工,石榴子石矿,石英岩矿的开采及加工以及煤矿洗选为主业的一家多元化的集团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6月18日,远高集团发布《宁夏远高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公告》,公告表示,远高集团控股股东北京远高启帆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高启帆”)为其长远发展考虑,接受国通华鑫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通华鑫”)的收购要约,将其100%的股权转让给国通华鑫实业有限公司。

本次变更后,发行人控股股东仍为远高启帆,持股比例为100%。但因国通华鑫持有远高启帆100%股权后,国通华鑫的实际控制人为国务院国资委,故本次变更完成后,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由高红明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但是,11月17日,远高集团再次公告表示,控股股东远高启帆为其长远发展考虑,进行监事及总经理的更换。监事由原来的刘晓侠变更为张庆虎;高级管理人由原来的高远、张庆虎变更为高红明,由高红明担任总经理;董事未发生变动,截至目前,发行人已完成相关工商变更登记工作。

记者根据启信宝查询,目前远高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仍为高红明。

对于远高集团为何将其股权转让给国通华鑫又再次变更回高红明,主承销商华西证券给投资人解释,彼时高红明儿子高远曾表示,之所以将公司身份转为国企身份,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为了“方便融资”。但后来,因为国通华鑫迟迟未将股权协议款转给远高集团,便再次将股权划给高红明。

短期债务压力大

据许朗通过主承销商了解,目前远高集团涉及尚未偿付的债券、非标贷款、银行贷款等共计约30亿元。截止到2021年上半年,到期量也超过5亿元,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据投资人反映,远高集团副总经理张玉军向投资人介绍总体债务时,表示大约30亿元的规模。但对于具体的偿债方案,张玉军目前并未给予投资人明确说明。张玉军向投资人表示,目前正在与政府部门沟通希望获得支持;另外,目前也在通过协调土地抵押手续,获得石嘴山银行1亿元的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大公资信曾发布了一则《将宁夏远高集团有限公司主体及相关债项列入信用观察名单》的公告,落款日期为11月3号。但直至11月13日才进行对外公开公告。对此,许朗认为其涉嫌信披违规,作为一笔公募债,未及时对外进行公告。

该公告披露,根据远高集团提供的2020年度前三季度财务报表,2020年1-9月,受疫情影响,远高集团营业收入37.72亿元,同比下降20.45%,营业利润5.08亿元,同比下降29.03%,净利润3.91亿元,同比下降27.48%。

截至2020年9月末,远高集团总计有息债务26.22亿元,受债券余额为5.30亿元的“16宁远高”将于一年内到期影响,远高集团短期有息债务为16.03亿元,较2019年末增长32.41%,短期有息债务占总有息债务比重61.12%,短期债务压力加大。

此外,2018-2019年及2020年1-6月,远高集团经营性净现金流持续下降,分别为10.40亿元、6.16亿元和0.60亿元;2018-2019年末及2020年6月末,远高集团货币资金规模持续下降,分别为8.89亿元、6.66亿元和4.63亿元,经营获现能力持续下降。

大公认为,远高集团短期债务负担有所加重,经营获现能力持续下降,且其间接控股股东华电房地产股权归属问题导致远高集团股权结构不明晰,未来或将对远高集团融资与经营活动产生一定影响。因此,大公决定维持远高集团主体信用等级AA,维持“16宁远高”的信用等级A+,维持“18远高01”、“19远高01”和“19远高02”的信用等级A,同时将远高集团主体及上述债项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11月24日,大公国际将远高集团主体及相关债项下调至C。

将对增信资产进行司法介入

“2020年上半年,出口业务大幅减少。”11月26日,远高集团副总经理张玉军向投资人介绍经营情况。

另外,张玉军表示,近两年,因为山西环保查的比较严,对于当地矿产业务也有影响。目前,虽然债务风波发生,但生产经营仍然正常。

根据大公国际上述报告披露,远高集团主要经营的三大板块:第一,风塔及钢结构板块,公司销售区域仍主要分布于西北地区,风塔及钢结构客户集中度很高,对单一客户依赖性很强。我国风力资源分布具有明显的区域特征,主要位于内蒙古、东北三省、新疆和甘肃等地区。公司工厂位于银川,由于产品具有大体积、大重量的特征,运输半径一般为800-1000公里,2019年主要客户为山西、内蒙古、青海和宁夏等西北地区的主机厂。2019年,公司风塔及钢结构业务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为46.29%,集中度很高,山东中车风电有限公司和华电重工(601226,股吧)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占比分别为13.65%和8.75%。

第二,铜粉板块,公司自有铜矿山三座,承包矿山一座,自有铜矿矿石品位较高,铜矿全部为地下矿,增加了开采和安全管理成本;2019年,由于铜价下降,公司铜粉产销量减少较多;铜粉下游客户集中度仍很高。

第三,金刚砂板块,公司拥有四座金刚砂矿,是山西省最大的天然金刚砂开采商;金刚砂下游市场需求较大,产品产销率很高,2019年由于环保检查,产销量有所下降。

资料显示,远高集团地跨宁夏与山西两个省份,旗下拥有四家子公司:宁夏远高新能源装备制造有限公司、宁夏远高铜业有限公司、宁夏远高矿业有限公司、太原晋达昌煤业有限公司。2020年胡润百富榜中,远高集团董事长高红明、郝风仙夫妇排名923名,财富(人民币)63亿元。

对于违约后的下一步处置,主承销商华西证券向投资人表示,将积极督促发行人还款,争取联系上实控人高红明,及时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对“18远高01”增信资产进行司法介入。

华西证券称,如果将高红明、郝风仙夫妇名下资产进行查封,将对其家族财产影响颇大,因此也希望尽快与实控人取得沟通联系,及时与投资人做进一步交流。

截止到11月27日,包括许朗在内的多位投资者仍然无法与实控人高红明取得联系,也仍然在“讨债”的路上。经济观察报也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许朗”为化名)

文章发布时间与标签:

发布时间:2020-11-28 12:42:02
标签: | 债券 | 集团 | 实控 | 资产 | 申请 | 查封 | 违约 | 波澜 | 宁夏 | 增信 | 消失 | 承销商 | 远高 |

推荐的理财知识: